滑医疗

永修县中新网

2015年6月7日的美济礁,文中提及不能穿军装登临,日后又重生的岛礁应为美济礁,解放军首次登上该礁盘是以渔政人员身份

原标题:首长说,这是他人生最耻辱的一天

微信公众号“一号哨位”3月9日登载了一篇文章,文章讲述了一位解放军首长穿军装前往南海岛礁时的遭遇,多年以前甚至不能穿着军装上礁盘,首长视之为毕生耻辱。以下为文章全文:

很多年以前,首长第一次踏上南边那个礁盘,随行的秘书说,首长,这里不能穿军装。

首长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,他换了一件白体恤随小艇上礁看望了官兵。半空中,有某国的侦查机在盘旋。

“这是我人生最耻辱的一天。”首长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很多年以后,首长坐飞机上了那座重生的小岛,降落之后,他听见机上的工作人员在喊:所有穿军装的离开现场,你们不能出现在照片!

首长的嘴角抽动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那一整天,他始终穿着军装。

“现在空中有××架我们的战机,水面有××艘战舰护航,你们不要担心。”首长告诉记者这些的时候,面色如石。

今天当我看到两会记者会上,王毅部长霸气回应南海问题的视频时,突然就想起首长那一身笔挺的军装。

有太多军人所做的事情是你无法在报纸电视上看到的。

有一次我采访潜艇部队,有位老兵给我讲了这么一段话:

“潜艇出岛链的时候,时常会被某岛国的舰机声呐敲击,那“嗡-嗡”的声音会长久地在潜艇里回荡,如同被人用枪顶着头,年轻一点的士兵会被这声音弄得心烦意乱,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觉得,自己应该继续留在部队……”

采访之后的很多个夜晚,我在梦中都会听到那“嗡-嗡”的敲击声,像死神枯黄的手指叩击着房门。

后来,我把这件事打电话告诉老婆。她说,原来真的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守护国家。

我在电话那头哭了。

再过6天,就是28年前南方那场海战的纪念日。

也许我们仍然只能低调的纪念,原因就像首长曾经不得已脱下的军装一样,但是你放心,我们不曾忘记,我们就在那里。

很多年以前,我在高倍望远镜中凝视过某国的礁盘,那里房屋耸立、绿树成荫,战友说,很多晚上都只能眼睁睁看着,他们用大型探照灯驱赶我们的渔民,啥时候能收拾丫的!?

2015年10月9日,当我仰望着海天间那座高耸的灯塔时,我在想,战友,你看见了吗!

真的,我们都别急。

请你相信,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守护国家。

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凝聚实力。

永修县中新网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